深圳二手房驚現730萬元天價違約金 刷新歷史紀錄

吳若凡 王大花2019-06-27 08:46:20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掃描二維碼分享

??730萬元能做什么?一輛蘭博基尼小牛,一線城市較好地段一套面積不小的房子,或在二三線城市的核心地段置業。而在深圳,這只是一筆二手房的違約金。

??“這筆違約金,刷新了深圳二手房違約金紀錄。”中原地產華南區總裁李耀智表示,他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印象中深圳歷史上價格最高一筆二手房交易是2017年南山華僑城的一套別墅,成交金額在3億元左右,而此前深圳二手房違約金最高也就五六十萬元。

??5A景區內的別墅群

??據了解,涉事物業所在樓盤為觀瀾湖高爾夫大宅,位于深圳市寶安區觀瀾鎮,建筑年代2005年。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實地走訪發現,該別墅位于國家5A級旅游景點觀瀾湖內,深圳與東莞交界處。園區內,多處別墅外墻已被圍擋起來,業主還在裝修中。但同時也有不少別墅仍是毛坯狀態,無人居住,雜草叢生,看起來已閑置多年。

??據中介介紹,目前該片區有觀瀾湖翡翠灣、觀瀾湖高爾夫大宅、黃金嶺等獨棟別墅在售,毛坯、精裝修均有,成交均價為7萬~11萬元/平方米左右,總價從千萬級別到上億元級別不等。

??“私家泳池,花園可停飛機,世界豪宅典范,家在半山腰可看山看湖……”中介滔滔不絕,“目前別墅入住率還可以,大概有50%左右,業主多是企業家或公司高管。也有業主買來投資的,目前有套毛坯別墅在售,是客戶10年前4000萬元左右買的,如今掛牌價7000萬元。”

??“現在這一區域別墅掛牌量不少,其中面積相對較小、總價較低的獨棟項目掛牌量超過200套。”對于成交量,中介笑稱,“肯定不如普通住宅,太高端的項目交易更像是在等待有緣人出現。有誠意的客戶看一眼就能成交。今年行情并不好,前幾天才成交一套上億元的別墅。可貸款可全款,如果一次性付款一套大概可以優惠三四百萬元,分期貸款的話優惠就少些。”

??一審判決:買方違約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走訪發現,涉事物業在區域內就價格和品相而言,并非頂尖水平,然而為何會誕生天價違約金?據記者了解,2018年1月,對于這套別墅,甲方(賣方)乙方(買房)約定一次性付款,轉讓成交價7300萬元。

??而近日,審理這起案件的廣東省深圳市龍華區人民法院對此作出了一審判決。法院認定,涉案合同的履行過程中,原告(買方)為違約方,被告(賣方)為守約方,原告要求被告支付違約金并賠償損失缺乏事實依據,法院不予支持。被告方反訴要求原告方支付賠償金有合同依據,法院予以支持。

??也就是說,最后被告反而告贏了原告。

??記者輾轉采訪到了本案的被告方代理方信榮(沈陽)房地產律師團隊首席律師宋曉鋒,其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2018年1月15日,原告方(買方)、被告方(賣方)簽訂居間合同,約定自合同簽訂起3日內交付定金365萬元,2018年2月13日之前交付3435萬元。隨后,買方于2018年2月13日支付了200萬元,次日支付了1400萬元,累計支付1965萬元,之后再也沒給過。后來,賣方用包括發函、微信等形式向乙方幾次督促付款,均未收到。

??2018年3月,賣方通知買方解除合同。隨后,賣方在解除合同后將房屋出售給了第三方。

??2018年4月27日,買方向深圳市龍華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賣方履行合同,并支付違約金1460萬元(交易款項的20%),隨后買方又變更了訴訟請求,要求退房款1965萬元,支付違約金1460萬元,居間費32萬元。買方的起訴理由是甲方構成了一房二賣,并購成了違約。

??宋曉鋒告訴記者,在接到訴狀后,賣方就提起了反訴,要求買方向賣方支付違約金1460萬元,理由是乙方構成了根本違約,未按照合同在約定日期內支付購房款項。

??負責此次案件的另一名賣方代理律師張茂榮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買賣雙方在第三方代收問題上產生了分歧,隨后,乙方以第三方代收不安全為由拒絕支付剩余款項。

??宋曉鋒告訴記者,買賣雙方在合同中有約定,接收款項是由第三方代收,買方也通過第三方向指定第三方付款。在支付購房款的過程中,乙方要求變更收款方式,甲方不同意,但在實際付款過程中,乙方強行要求變更,與合同約定不符,這也最終導致了甲乙雙方協商不一致。

??張茂榮向記者表示,約定第三方代收款是符合雙方約定的,找人委托代收款,這個是不違法的。

??而法院在判決書中明確表示,原告拒付購房款的理由不充分,法院不予采納。

??賣方律師:買方可能上訴

??知情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對于二手房買賣交易違約,深圳法院普遍判10%的違約金。法院在判決書中指出,本案為房屋買賣合同糾紛,原告與被告之間的《二手房買賣及居間服務合同》及《補充協議》系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內容未違反法律及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雙方均應遵守。

??根據合同,由于原告應于2018年2月13日支付第一期購房款3435萬元至被告指定賬戶,但截至當年2月14日,原告僅支付了定金265萬元及第一期部分購房款1600萬元,構成違約,被告有權解除合同并要求原告承擔違約責任。

??被告向原告寄送解除合同的函件符合合同約定,涉案合同函件妥投時已經解除,被告向第三方出售房產未違反法律規定。原告關于一房二賣的答辯意見缺乏事實依據,本預案不予采納。

??對于案件后續,張茂榮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目前案件的判決尚未生效,如果對方不服判決,可以有15天時間向上一級法院上訴,目前上訴期還沒有過。

??張茂榮表示,對方可能會提出上訴,也可能庭外和解,但其認為法院維持原判的可能性較大。

??隨后,記者撥通了原告方(買方)代理律師的電話,對方明確表示不接受采訪,記者問及是否會上訴,該律師表示要看委托人的意思。

??張茂榮告訴記者,目前尚未收到對方上訴的消息。

??后續,《每日經濟新聞》將持續關注該事件的最終審判結果。

原創 宏觀 政策 市場 公司 土地 觀點 金融 海外 產業鏈
  • 在當前境內發債持續收緊的背景下,6月眾多房企再度掀起新一輪的海外發債潮。據不完全統計,6月以來,包括綠地、佳兆業、中南建設、雅居樂、藍光發展、新湖中寶、融信中國等都宣布發行美元債。
  • 在經歷了轉瞬即逝的3月小陽春,4、5月的退燒以及6月以來的下滑后,隨著6月最后一周的來臨,加大營銷力度、沖刺半年業績幾乎成為所有房企共同的目標。作為項目的操盤手,各家的營銷總無疑是那個最忙碌也是最焦慮的人。
  • 深圳市場極具特殊性,眾多外來房企要么求而不得,要么得而不順。
  • 由于百億合同詐騙事件的爆發,*ST華業股價近來出現持續下跌,距離觸發“面值退市”已經僅剩一周多時間。
  • 2019年5月28日,新希望地產以22.15億元拿下嘉興市區兩宗地。據不完全統計,自3月開始,新希望地產頻繁出現在全國各地土拍市場,至5月底已將9宗地塊收入囊中。頻繁拿地的背后,體現了其何種戰略意圖?
  • 6月24日晚間,新華聯文化旅游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華聯)發布公告稱,其公司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楊云峰于近日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調查通知書》(編號:京調查字19025號),內容為“因你涉嫌短線交易‘新華聯’股票,根據 《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會決定對你立案調查,請予以配合”。
  • 自今年4月決定注銷位于科特迪瓦的房地產子公司后,6月24日晚間,遠大智能(002689,SZ)發布公告稱,擬將與其全資子公司重慶博林特電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重慶博林特)共同持有的China Yuanda Real Estate Group Limited(中文名稱:中國遠大房地產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遠大房地產)100%股權轉讓給張方潯,轉讓價格為138.26萬元。
  • 當下的市場,留給房企的機會并不多。
  • 本報訊(記者 陳雪檸)編制城市國土空間總體規劃和詳細規劃,應當嚴格按照城鎮人均用地不低于0.1平方米的標準,規劃配置養老服務設施。
  • 南都訊 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如何入市尚未有明確答案。6月2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提交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二次審議,二審稿進一步完善了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程序,明確增加“城鄉規劃”作為確定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的依據,并擬規定: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出讓、出租等,應當經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的村民會議三分之二以上成員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
  • 一方面,可供開發的土地越來越少,人們生活交通成本越來越高;另一方面,隨著近年來房價一路高歌猛進,地價水漲船高,人們居住、生產需要的土地成本越來越高。
  • 6月25日是第29個全國土地日,今年的活動主題是“嚴格保護耕地節約集約用地”。
  • 6月24日,罕有住宅用地供應的深圳一口氣拍賣五宗宅地,吸引超過70余家房企參與,繳納保證金已估計超過1100億元,拍地結束后深圳最終攬金224億元,其中最高樓面價6.7萬元每平方米,最多舉牌次數153次,競爭激烈。
  • 2011年初,為響應央企退出房地產行業的政策要求,央企中國交通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交集團)旗下的中交運澤,將持有海景地塊的青島中金海岸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金海岸)100%股權掛牌出讓。
  • 征地改革、集體建設用地入市、宅基地退出等有關條款將是外界主要關注所在。
  • 昨天,本市土地交易市場成交3宗住宅用地,土地面積約15公頃,建筑規模約33萬平方米。其中,位于亦莊河西區的兩宗“限房價、競地價”住宅地塊備受關注。
專 題
返回頂部
掃描二維碼分享
返回頂部
免费码报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