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7張罰單 銀行貸款違規成“重災區”

孟凡霞 宋亦桐2019-06-21 08:44:19來源:北京商報

掃描二維碼分享

??在“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基調背景下,銀行業強監管態勢依舊在延續。截至6月20日15:00,據北京商報記者統計,各地銀保監局、銀保監分局已經針對銀行業違規亂象開出超100張罰單,合計罰沒金額超2800萬元。受罰對象幾乎覆蓋了所有的銀行業金融機構,包括國有大行、股份行、城商行、農商行,以及農村合作信用社。處罰事由中貸款、理財業務違規、內控管理失效成監管機構關注的重點。

??6月平均每工作日開7張罰單

??據北京商報記者統計,截至6月20日15:00,銀監系統已經對銀行業違規亂象開出110張罰單,平均每個工作日開出7張罰單,合計罰沒金額共2819萬元。6月20日,大連銀保監局一口氣開出3張罰單,分別對工商銀行大連市分行、工商銀行大連青泥洼橋支行以及民生銀行大連分行相關責任人做出行政處罰。其中工商銀行大連市分行因貸后管理不到位,導致個人質押貸款流入房地產,被大連銀保監局罰款30萬元;工商銀行大連青泥洼橋支行因貸后管理不到位導致經營性物業貸款被挪用,以貸還貸、以貸還息,被大連銀保監局罰款20萬元。

??具體到每個工作日來看,6月4日各級銀保監機構開出了總額994萬元、總數高達38張的罰單,這也是6月以來單日開出罰單數量和合計罰沒金額最高的一天。其中,各地銀保監局共披露罰單25張,合計罰款858萬元;各地銀保監分局共披露罰單13張,合計罰款136萬元。

??從處罰金額來看,目前6月銀監系統公示的110張罰單中,百萬元級別的罰單有4張,分別是浙江監管局、山西銀保監局、嘉興監管分局、寧德監管分局開具的罰單,罰沒金額分別為170萬元、480萬元、150萬元、100萬元,受罰機構為南京銀行杭州分行、民生銀行太原分行、嘉興銀行南湖支行、中國銀行福安支行。

??從6月銀監系統處罰的對象來看,受罰對象幾乎覆蓋了所有的銀行業金融機構,包括國有大行、股份行、城商行、農商行以及農村合作信用社。從地區上來看,河南、浙江、云南、甘肅和山東省的銀行業金融機構成受罰“重災區”。

??貸款違規亂象成監管“重災區”

??伴隨著2019年開年銀保監會出臺的一系列銀行業市場監管文件,整治銀行業違規亂象的工作已推入更深層面。從6月銀監系統開出的107張罰單處罰事由來看,個人貸款“三查”嚴重失職,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以虛假存單質押違規發放貸款;內部控制薄弱,理財業務不規范,違規同業亂象成為監管關注的重點。

??山西銀保監局官網6月18日披露一則關于民生銀行太原分行的處罰公告,該行因貸款用途不合規、理財業務不規范等問題,被山西銀保監局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條、第四十七條、第四十八條規定,合計罰款480萬元。

??北京商報記者還注意到,“涉房”罰單也出現在了百萬元罰單中,6月14日,寧德銀保監分局開出的一張罰單顯示,中國銀行福安支行因向未竣工驗收的商業用房發放商業用房貸款、向未封頂的住房發放個人住房貸款,被寧德銀保監分局合計罰款100萬元。

??除了理財業務、貸款業務違規外,內控管理失效也是銀行被罰的主因。6月6日,銀保監會共公布了19份行政處罰信息和1份處罰決定書送達公告,分別由貴港監管分局、宜昌監管分局、荊門監管分局、南通監管分局和隨州監管分局做出。其中,“對員工以信貸資金入股審查不嚴;未達到資質要求,違規投資高風險債券;個人消費貸款用途管控不嚴;未落實放款條件而發放貸款;貸前調查不盡職向不符合要求的借款人發放貸”被反復提及。

??在這19份行政處罰中,11人被處以警告,1人被取消高級管理人員任職資格三年,19份罰單共計罰款220萬元。從上述罰單中可以看到,金融監管部門嚴懲行業亂象、嚴控金融風險的決心。

??嚴監管下把握力度節奏是要點

??2019年下半年,銀監系統對銀行業亂象整治將持續保持高壓態勢,以防范化解銀行業風險,進一步深化改革。

??對監管未來的基調,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分析認為,監管將把重心從文件制定逐步轉移到措施落地。通過實施各類具體的監管措施,加大對違規行為的處罰,對肅整行業起到相當作用。從近期一系列措施能夠觀察到,央行對中小銀行的流動性支持意圖明顯。未來監管亦會延續差異化的監管風格,亂象處罰上大小銀行一視同仁,政策呵護上向中小銀行有條件傾斜。

??“從嚴監管下,把握力度節奏是要點。”在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看來,從監管內容看,將繼續打好防控金融風險攻堅戰,表外業務、同業投資、支付業務、交叉金融產品等將進一步得到規范。從監管對象看,堅持“兩手抓”方針,一手抓正規金融機構,一手抓非持牌機構。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做到金融監管全覆蓋,不留死角和空白點,減少風險隱患滋生,更好地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對于金融機構,一方面要求繼續回歸服務實體經濟的本源,加快資管業務和產品轉型;另一方面要求完善風險管理體系,提升綜合風控能力。要強化監管力度,彌補我國金融監管領域中的短板,讓監管真正長出牙齒,實現監管的“嚴緊硬”;要引導金融業從高速度增長向高質量發展轉變,真正回歸本源、專注主業,提升防風險的內生動力,實現健康穩健發展。總之,要通過從嚴、從緊監管,有效防范和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

原創 宏觀 政策 市場 公司 土地 觀點 金融 海外 產業鏈
專 題
返回頂部
掃描二維碼分享
返回頂部
免费码报图